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持度 > 黄金的悲哀,是国家信用的悲哀,也是金融学披经济学大衣的悲哀

黄金的悲哀,是国家信用的悲哀,也是金融学披经济学大衣的悲哀

                黄金的悲哀,是国家信用的悲哀,也是金融学披经济学大衣的悲哀

这是一篇普通人对普通人的告诫,非常直白,希望大家不要一味地轻信权威,一味地轻信金融市场。

黄金的基本属性,黄金的使用价值是什么?如果黄金这几年的升值是因为其使用价值凸显,其使用缺口巨大,就不会有那么多国家战略性储备黄金了,储备本来就是为了对付缺口的,出现巨大缺口的时候不把储备拿出来难道要等缺口消失以后再从仓库搬出来?何况长期看管黄金也需不少投入。

黄金被放大的价值,是国家信用。很长时间内人类并没找到更合适的实物替代品,但这并不代表黄金的信用价值是稳固不可动摇的,尤其是在当下。一个人,一个国家的信用,并不一定要靠实物先担保先质押以证明,同样一个财富巨大的人,财富巨大的国家,也未必就有信用,值得信。

什么样的国家更依赖黄金?什么样的国家,能更好地摆脱对黄金的依赖?请大家仔细想一下这两个问题。很多看似复杂无比的问题,其本质其突破口都埋藏在这两个问题里。

另外,现在不少国家尝试以美元来替换黄金的作用,建立其信用保证,续写悲哀。一旦美元也开始越来越失信,渐渐变成一美元等于两美元的通胀,造成损失的同时还将这些国家的信用进一步同美元捆绑,又该怎么办?

为什么这么多国家在信用丢失的同时往往采取的都是指标不治本的办法,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些国家自称是经济学家的人们又在干什么,难道要以病养医防备兔死狗烹吗?

国家同人一样,有起有落,失足走下坡路陷入衰败并不可怕,只要能扛起责任,不践踏自己的信用,能看清问题之所在而改过完善,就有重振的机会。一个能扛起责任坚守信用的国家同人也是一样的,即使短期陷入了贫困潦倒,依旧能得到亲朋得到国民的信任支持,有国才有家。

即将到来的危机,必然需要全民分担也需要全民齐心努力以重振,此时的国家当如何坚守自己的信用,又当如何获信于民?

失信易,重拾难,守信何须千金保,失信万金人人防,不可再失信。 

推荐 5